被有毒废渣围困的村庄

2017/12/18 8:02:26 浏览:354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玉米芯子长到一个手掌的长度就不长了。”在铝厂附近开杂货店的许女士说。她家2亩玉米地以前年收入3000元,现在这笔收入全没了。“你不信?我们这边的云,都是烟囱里造出来的。”

文| 新京报记者刘旻图|新京报记者陈杰通讯员关琦

编辑|滑旋小麦

祁连山是中国西部的重要生态屏障。兰州市区以西60多公里的红古区平安镇,就在祁连山东延的余脉中。

138平方公里的平安镇东宽西窄,南北两侧有多条山沟。这里的山沟属于褶皱断块山体,寸草不生。但山体与岩石层层交错,黑、赭石、褐红等色彩丰富。

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下称“中铝兰州分公司”)的南厂区、北厂区,都建在平安镇里。

被有毒废渣围困的村庄

2017年12月9日20时许,平安镇的山神沟里忽明忽暗,两辆装载机正在一座4米高的土坡上挖掘,机坪上的探照灯时亮时灭。至少5辆黄色双桥车奔突往返,清运着挖掘出的渣土、废物,扬起漫天灰尘。随着机器的隆隆巨响,沟口响起一片犬吠。

装载机和双桥车服务于中铝兰州分公司。针对该公司将生产废物——废阴极炭块等埋在山神沟的土坡里,自2017年9月以来,某公益环保组织成员关合(化名)已向环保部门进行两次举报。

△ 2017年12月9日19时许,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疑是最大一处倾倒点,中铝兰州分公司连夜开挖用泥土掩埋的电解铝固体废弃物废阴极炭块等固废。此前这些含毒废阴极炭块都是露天堆放的。

△ 2017年12月9日19时许,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大量的废阴极炭块混杂在红土中。

△ 2017年12月9日21时许,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一辆铲车将一斗夹杂泥土的废阴极炭块倒入一辆双桥车。从当天18时到21时期间,记者现场观察并分阶段进行视频记录,初步统计,现场施工有2辆铲车,通过至少5辆双桥车来回运输20多车夹杂泥土的废阴极炭块等固废。

第一次向环保部举报中铝兰州分公司后,关合接到了甘肃省环保厅的官方回复。在这份11月26日的回复中,省环保厅称,山神沟内的1500吨废阴极炭块(及200吨与废阴极炭块接触的土壤)已被送至中铝兰州分公司危废暂存库,该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被追责。但两个月后,废阴极炭块又在山神沟里出现了。

废阴极炭块是电解铝废渣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6月,电解铝废渣被环保部纳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物代码321-023-48,危险特性为“T”(毒性)。

△ 2017年9月11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环保志愿者拍摄的废阴极炭块多个堆点。(朝西拍摄)

△ 2017年9月11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环保志愿者拍摄的废阴极炭块多个堆点。(朝东拍摄)

△ 2017年9月11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环保志愿者拍摄的废阴极炭块多个堆点。(朝南拍摄)

记者经过数日调查发现,掩埋的地点除了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一侧的这一个点,还有另外位于山神沟的3个点,以及附近被称为“垃圾场”的撒拉沟。

“垃圾场”承包人、岗子村村民曲学顺表示,近期推土掩埋了一些废阴极炭块及其它固废,包括生活垃圾,并表示他不知晓废阴极炭块的危害性。

从记者掌握的图片资料和现场调查来看,被掩埋的废阴极炭块及其它固废覆盖在一个长约100米,高6米以上的土坡一侧,体量巨大。

△ 2017年12月6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志愿者在掩埋处选择多个点,均挖出废阴极炭块。

△ 2017年12月6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挖出的废阴极炭块。电解铝固体废弃物废阴极炭块含有大量的可溶性的氟化物和氰化物,其所含的可溶性氟化物及氰化物会通过风吹,日晒,雨淋的作用转移或挥发进入大气,或随雨水混入江河,渗入地下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一般会对动植物及人体会产生很大损害,如不及时进行无害化处理,其危害是长期的。

△ 2017年12月6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靠近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记者用无人机拍摄的堆点俯瞰镜头。土堆外观高4米以上,直径约30米,一部分是自然形成,一部分是机械施工形成。对比9月份拍摄的照片,现场可以看到,土堆旁侧的山体明显凹进去了,显然土堆是通过挖掘旁侧的山体取土而覆盖的。

平安镇上没有专业的垃圾处理厂,连个像样的垃圾填埋场也没有。“别说垃圾处理厂,你去看看兰州从红古园区到西固区,有一个工业垃圾填埋场吗?”中铝兰州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说,“这是让我们光吃进去别拉出来”。

以下三组为在相似地点、角度,不同时间拍摄的对比图。

对比1/1 △ 2017年9月11日,环保志愿者在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距离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疑是最大一处倾倒点大约200米的一处山坡,拍摄的倾倒的大量的电解铝废阴极炭块等固废。

对比1/2 △ 2017年12月6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距离西北方向山体的一侧,疑是最大一处倾倒点大约200米的一处山坡,已经被黄土覆盖,记者现场看到,一部分废阴极炭块暴露在外面,简单清除其周边覆土,可以看到更多废阴极炭块覆盖在下面。

对比2/1 △ 2017年9月11日,环保志愿者在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铁路桥附近拍摄的一处废阴极炭块体量巨大的堆点。

对比2/2 △ 2017年12月10日,环保志愿者原先在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铁路桥附近拍摄的一处阴极炭块体量巨大的堆点,成了一处土堆,志愿者现场寻找了几个点,清理覆土,发现覆土下面掩埋有废阴极炭块。

对比3/1 △ 2017年8月2日,环保志愿者在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附近约一公里多的另一条山沟,即被称为“垃圾场”的撒拉沟,拍摄的夹杂有大量废阴极炭块的电解铝固废。

对比3/2 △ 2017年12月9日,记者拍摄的相似角度图片,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大斜坡上的夹杂有大量废阴极炭块的电解铝固废看不见了,不过,凑近看,仍然有很多废阴极炭块暴露在覆土外,土坡长约100米,高6米以上。土坡上被推平成一个巨大平台。“垃圾场”承包人曲学顺表示,大概在2个月前,他安排施工,动用了挖机和推土机,推土掩埋了一些废阴极炭块及其它固废,包括生活垃圾。

南厂、北厂周围是河湾村、富川村、仁和村、崖湾村等村庄,岗子村被夹在南厂、北厂之间。村里基本没人在铝厂上班,村民多靠种植蔬菜水果和养殖业为生。

△ 2017年12月8日,记者用无人机从空中俯拍的中铝兰州分公司和岗子村的关系。有的村民房屋离厂区围墙不过几十米,岗子村有居民2400多人。

△ 2017年12月8日,记者用无人机从空中俯拍的中铝兰州分公司两个厂区和周边村落的关系。有的村民房屋离厂区围墙不过十几米。其周边主要分布的是平安镇村落,涉及约2万居民。

北厂西北侧的撒拉沟,75岁的刘子奇正在沟里放羊。十几年前,中铝兰州分公司没在附近建厂时,撒拉沟里还是一片荒地。如今,却成了黑灰一片、破烂不堪的垃圾场。

△ 2017年12月8日,在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附近居住的牧羊人为红古区环保局、中铝兰州分公司和记者现场讲述当时盖土时的施工情况。

△ 2017年12月7日,记者在被称为“垃圾场”的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大斜坡上,选取了几个点,稍微清除表面的覆土,都能找到覆土下的废阴极炭块。

“这条沟被这里的老板承包后倒(中铝兰州分公司)厂里的垃圾了。老板是岗子村人,和厂子里写下的合同,把那些铁渣、铝渣、阴极块、还有破衣服、破塑料、饮料罐都往这里倒,老板捡了卖钱。”刘子奇在这里住了10年,眼看着沟里的垃圾越堆越多,“(垃圾)以前好卖,现在卖不出钱了”。

△ 2017年12月7日,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堆放着大量混杂有少量废阴极炭块的耐火砖堆、灰渣等工业固废。

△ 2017年12月7日,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该处承包人、平安镇岗子村村民曲学顺表示,这些都是6年前堆放的。

刘子奇和老伴每天都能见到黑色砖头一样的废阴极炭块,知道这是铝厂的固废垃圾。但从来没人说过,这些炭块遇水后会生成氟化物、氰化物等有毒物质,对草、对羊、对人都不好。

△ 2017年12月6日,在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铁路桥附近一处掩盖有废阴极炭块堆点附近一百米左右,一群羊在秸秆堆上觅食。

虽然兰州的雨水少,但平安镇一带是山洪易发区,每条山沟的沟口处都有红古区树立的山洪灾害警示牌。刘子奇说,10年里洪水最大的一次,沟里的水涨到了近腰深。

沟里的雨水、污水流进沟外的湟水河里。湟水河蜿蜒流出平安镇,最终汇入黄河。

△ 2017年12月8日,拍摄距离平安镇岗子村三公里处的湟水河和黄河的汇集口。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撒拉沟、麦洞沟都处于湟水河附近,高于湟水河的沟谷里,均为地质灾害区,这几条沟遇到下雨,汇集的水流是汇聚到湟水河,并最终进入黄河。

△ 2017年12月7日,在平安镇岗子村麦洞沟,记者和志愿者发现随意弃倒的废弃保温材料、化工原料、废油漆桶等工业垃圾。麦洞沟处于地质灾害区,其下游就是通往黄河的湟水河。

除了山沟里的废阴极炭块,附近的村子里还有很多铝厂的烟囱里冒出来的粉尘。

岗子村元林诊所的张元林告诉记者,村民院子里落的白色粉末,多的每天能扫出两公斤。刮大风时,粉尘铺天盖地,吹得眼睛都睁不开。碰上下雨,屋顶上三四厘米厚的铝粉向下冲刷,砖的颜色已看不到。而铝厂自己厂房上的白色粉末,多的时候有40厘米厚。

村里一户鲁姓人家的院子里,加盖了带钢架和塑料顶的“天顶”。那是一个月前,主人特意花了两万多块加盖的,为了防止粉尘进屋。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这么搞。

△ 2017年12月7日,距离中铝兰州分公司铝厂大约300米的平安镇岗子村一户人家。据住户讲,每天尤其夜里,周边的电厂和铝厂传来刺鼻的异味,每天早上起来,院子里、屋顶上、植被上都落上一层厚厚的灰。

△ 2017年12月6日,记者进入平安镇岗子村山神沟约两公里,是一条峡谷,筑有堤坝,坝的内部没有见到防渗膜,数百米长的峡谷内到处堆放着粉灰,遇到风,就会灰尘飞扬。

平安镇是兰州市5万亩无公害蔬菜示范基地。镇上的蔬菜冷库工作人员说,当地主要种植花菜、甘蓝、莴笋、芹菜,供给大城市。但那些落了白色粉末的蔬菜,没人要。

“玉米芯子长到一个手掌的长度就不长了。”在铝厂附近开杂货店的许女士说。她家2亩玉米地以前年收入3000元,现在这笔收入全没了。“你不信?我们这边的云,都是烟囱里造出来的。”

△ 2017年12月7日,平安镇岗子村的百年枣树园,腐烂在地里的枣子。记者采访的诸多村民表示,枣树园是铝厂投产两三年后开始出现大枣没有成熟就脱落,他们怀疑和铝厂污染有关。一些种植蔬菜的村民称,铝厂建成最初,还因污染问题对村民进行每人每年50多元的污染补贴,两三年后,就没有再补贴。

△ 2017年12月7日,平安镇岗子村几个居民外出,她们告诉记者,戴口罩一是防寒,二是抵御夜里严重的刺鼻气味。

中铝兰州分公司电解铝车间的一位工人向记者透露,这些粉尘是铝灰。铝灰是电解铝或铸造铝生产工艺中产生的熔渣经冷却加工后的产物,因含有氮化物、碳化物及氟化物等,2008年就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

红古区环保局副局长朱玉峰介绍,2016年12月,因排放废气和粉尘,兰州中铝被群众投诉。兰州市环境监测站在厂界周边布点11个,对颗粒物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污染物在排放限值内。

“老百姓的感受和污染物监测数据对不拢,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朱玉峰说。

△ 2017年12月8日,红古区环保局在中铝兰州分公司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查看按危险废物存储要求,存放在厂区废旧厂房内的废阴极炭块。

△ 2017年12月8日,存放在厂区废旧厂房内的废阴极炭块。据中铝兰州分公司工作人员介绍,所存储的大约1700吨废阴极炭块(混杂少量泥土),是根据整改要求,从山神沟清运过来的。对于山神沟疑是最大倾倒点覆盖的废阴极炭块,该公司人员表示,可能是清运不彻底造成的。



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分享到:

0条评论

网友留言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